"人生啊,人生这东西……"爸爸一口气喝干了一大杯酒,眼睛直勾勾地看者那一小群火苗说,"变幻莫测,一切都是概率和机遇,就像在一条小溪中漂着的一根小树枝,让一块小石头绊住了,或让一个小旋涡圈住了……"

"孩子还小,听不懂这些。"妈妈说。

"他不小了!"爸爸说,"他已经到了可以知道人生真相的时候了!"

"你自己好像知道似的。"妈妈带着嘲讽的笑说。

"我知道,当然知道!"爸爸又干了半杯酒,然后转向我,"其实,儿子,过一个美妙的人生并不难,听爸爸教你:你选一个公认的世界难题,最好是只用一张纸和一只铅笔的数学难题,比如歌德巴赫猜想或费尔马大定理什么的,或连纸笔都不要的纯自然哲学难题,比如宇宙的本源之类,投入全部身心钻研,只问耕耘不问收获,不知不觉的专注中,一辈子也就过去了。人们常说的寄托,也就是这么回事。或是相反,把挣钱作为惟一的目标,所有的时间都想着怎么挣,也不问挣来干什么用,到死的时候像葛朗台一样抱者一堆金币说:啊,真暖和啊……所以,美妙人生的关键在于你能迷上什么东西……比如我——"爸爸指指房间里到处摆放着的那些小幅水彩画,它们的技法都很传统,画得中规中矩,从中看不出什么灵气来。这些画映着窗外的电光,像一群闪动的屏幕,"我迷上了画画,虽然知道自己成不了梵高。"

"是啊,理想主义者和玩世不恭的人都觉得对方很可怜,可他们实际都很幸运。"妈妈若有所思地说。

——摘自《球状闪电》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