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以定义的生活

今年中秋那天晚上是在火车上度过的,躺在铺位上,我努力的回想着,试图回想起06年还在军训的我们是怎样度过第一个远离故土的中秋的。然而,我什么都想不起来,似乎这段记忆被抽走了,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。 在轰隆隆的列车声中,我渐渐睡眼朦胧,恍惚间,觉得自己坐的火车是刚刚开出武昌站。而我正低头看到掌中的手机,打开收到的短信,就在那一瞬,我仿佛看到了你们发给我的临别短信,与此同时,巨量的记忆潮水涌入我的脑海,像放无声电影一样,我看到了一年前你们送我去火车站时的那一切。

我想起来那天是6月22号,早上办完离校手续,中午回到宿舍,屋子里站了好多人,我是第一个要走的人。我想起那天你们帮我拎着所有的行李,而我自己双手空空,像个甩手掌柜。我想起我不让你们去车站,而你们却坚持拦下了好几辆出租车,小马哥愣是打着摩的跟在出租车后面跟到车站。我想起我和鱼姐学艳姐坐在一辆车里,一起YY着以后的日子,学艳姐很沉默。我还想起,在车站我拥抱了你们每一个人,然后笑着转身走进车站。但是,当走过安检口,回头看却再也看不到你们的那一瞬,我记得,我眼角真的湿了……

原来,已经毕业一年多了,时间过的真快呵。

记得去年七月,还没从毕业的伤感中完全走出,就一头扎进了永远也干不完的活里,我很郁闷为什么我永远都这么忙。可以说,从7月到9月,我不淡定了整整一个夏天。其实在考研后我就对读研失去了兴趣,而对于现状的种种不满,让我更加质疑自己的这一选择。好在身边还有一些哥们儿,能时常跟雷哥、畅哥他们发发牢骚,各种蛋疼。不过,我有时候也愿意做个逆来顺受的人,开学后没多久,就逐渐习惯了科院的一切,开始过着平淡的生活。

那段日子,我给自己定了八条戒律,本来希望自己能够遵着这些戒律,戒烟戒酒戒色,如喝了忘情水一般,安安稳稳的做上三年研究僧,潜心搞搞学术。然而,事实证明,即便我再淡定,酒始终是戒不掉的,而且每喝必醉。并且日子越久,破的戒越多,饱暖之后也思淫欲,又害起了儿女情长。

秋季学期快结束的时候,在同学怂恿下参加了科院的话剧社。登上科学院礼堂的舞台,说说相声,演演戏,过了一把演员瘾。显然,我又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热情。于是骑车远行,穿过京城的大小胡同,嬉笑间看遍红尘众生相。又骑向京郊各处,追寻着青埂大荒间的壮阔,大声地告诉自己,没有什么鸟事儿可以难倒我。眼瞅着生活又充实起来,可时间到了我的手里,却永远都不够用。白天嘻哈,晚上加班,即便是在北京的一众同学,见面也不如之前那么多了。碌碌中,我越来越少回忆过去,但每每欢天喜地的玩过之后,总会不经意的念叨李叔同的那句词——“一斛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”。

在众人眼里,我兴许真是个浪荡少年,活在当下,纵情享受人生的盛宴,一年前的那一切已经离我远去。却全然不知,在这极致的繁华过后回首,我的内心会是怎样触目的苍凉。

平日里越是不与诸位联系,就越是在想起大伙时痛彻心扉。大学四年,在遥感院的那些日子,真的无法用言语描述心中的挂念。

时间的流逝总是在不经意间的,一不留神,我们就已经毕业一年多了。以前总说有空就回武汉看看,但是这样的机会恐怕是少之又少了。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,只希望那一天不要太晚。

我想你们。